原標題:拉丁美洲的“女性版圖”:女總統與苦難下層女性並存的地區
  國際在線報道(記者 白雲怡):根據智利選舉委員會主席帕特裡西奧於當地時間17日晚間發佈的公報,在統計了96.46%的選票後,社會黨候選人、前總統米歇爾·巴切萊特與執政黨獨立民主聯盟黨候選人伊芙琳·馬賽在本次智利總統大選第一輪投票中領先,兩人將在第二輪投票中一決高下。兩位女候選人“打擂臺爭總統”的景象為“滿眼黑色西裝”的世界政壇增加了一抹難得的“玫瑰色”,讓不少目光投向了這個南美國家。
  由於沒有任何候選人獲得超過50%的有效選票,巴切萊特與馬賽這兩位得票最多的候選人將在今年12月15日的第二輪投票中繼續競逐總統一職。
  “在統計的96.46%的選票中,候選人米歇爾·巴切萊特獲得了2,961,275 張選票,占已統計有效選票的 46.73 %,候選人伊芙琳·馬賽獲得了1,584,544張選票,占已統計選票的25.00 %。”
  根據現在的民意趨勢,巴切萊特將有極大可能在第二輪投票中勝出。然而,無論誰獲得最終勝利,智利都將再次擁有一位女性總統。而在明年智利新總統就職之後,拉丁美洲的女性總統將會達到4位之多,其他3位分別是阿根廷總統克裡斯蒂娜、巴西總統羅塞夫與哥斯達黎加總統欽奇利亞,她們都曾因為女性身份當選總統而受到過世界的矚目。
  克裡斯蒂娜2012年就職宣誓詞:“我,克裡斯蒂娜,以上帝和祖國的名義宣誓,我將帶著忠誠和充滿愛意的心擔任阿根廷共和國總統一職。我將遵守憲法,也將使憲法在我的國家內得到尊重。如果我沒有做到,上帝、祖國和他,(我的去世的丈夫基什內爾總統),都將譴責我。”
  為何尚處於發展中地區的拉丁美洲,會有著比北美和歐洲的發達國家有著更多的女總統?這大概是很多人心頭的一個疑問。事實上,在阿根廷、智利及巴西等一些思想較為自由和開放的拉美國家,公眾對婦女參政的態度已高度認同,不少民眾認為女政治家的執政方式“溫柔卻有力量”,並將女政治家與一個更加包容的社會、更清廉的政治環境等結合在一起。智利婦女發展中心主席維克多利亞這樣解釋說:“這些女領導人治理國家的方式,很容易讓人們在思想上將她們和更清廉的政壇、更包容的社會、更傾向中下層的政策等聯繫在一起。也許這並不是百分之百正確的,但很多人在思維上會把這些政治上的特點和她們的女性特質聯繫在一起。”
  巴切萊特、羅塞夫等女總統在政治領域出色的表現,也日益推動著女性在政壇的整體參與度。越來越多的民眾——其中不乏許多男性——開始認為,政治未必只是男人的舞臺,女人一樣可以做的非常好。這也使得人們越來越願意把選票投給女議員和女市長,智利人尼古拉斯就是其中一員:“這一次選舉,我們不僅要選總統,還要選參議員、眾議員和大區顧問,每人要投四張選票,而這我把其中三票都投給了女性。”
  然而,產生了多名女總統並不意味著拉丁美洲在性別平等上比其他國家和地區做的更好。事實上,拉丁美洲多個國家的家庭暴力、婦女拐賣、少女被逼賣淫等現象非常嚴重。在這片土地上,富有權力的女總統們和飽受磨難的底層女性們同時存在著。
  比如產生了女總統克裡斯蒂娜的阿根廷也面臨著異常嚴重的婦女拐賣和被迫賣淫現象。根據官方資料,2008年以來,阿根廷被解救出來的被拐賣婦女有1200人之多,而現在仍然落在人販子手中和地下妓院的女性則不計其數。而且,由於這類案件調查取證比較困難,這1200多個受害者中只有200多人的案子可以被法庭審理,而只有40餘人真正把傷害他們的凶手送進了監獄。
  今年只有二十多歲的女孩索萊達就是一個有著這樣苦難歷史的姑娘。她出生在阿根廷北部,14歲時被繼父性侵,並隨後生下了一個女嬰。後來,她來到了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謀生,在應聘一份所謂的清潔工職位的時候,被“面試”她的幾個男人扣留,關在了一所地下妓院里被迫賣淫,直到一年後,她才逃出這個令她無比痛苦的“地獄”。“在那裡關著的還有好幾個巴拉圭、多米尼加和玻利維亞的女孩,我們每天被迫不停地接客,一天要工作20幾個小時。許多女孩非常痛苦,只能用毒品和酒精來麻痹自己。就這樣,我們在那裡整整獃了一年。”
  無論如何,拉丁美洲所產生的多名女政治家將有利於該地區性別平等與女性生存狀況真正進一步向前發展,但這也需要所有階層的男人和女人共同的努力。正如智利前總統、本次大選候選人之一巴切萊特在擔任聯合國婦女署執行主任期間,在2010年國際婦女節之際向全世界女性傳達的信息一樣:“在國際婦女節這個特殊的日子里,我希望所有的女性都能夠繼續為女性群體的人權、尊嚴和平等而努力。當今世界正在進行著深刻的變革,全球要求性別平等與女性自由的呼聲此起彼伏,而聯合國婦女署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成立的。現實的一切都讓我們深信,一個持續的、美好的世界,需要男人、女人與青少年之間真正的平等。”
創作者介紹

台中清潔公司

hy29hyjex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