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地時間9月23日,美國海軍EA-6B“徘徊者”電子戰飛機完成任務後登上喬治·布什號航空母艦。
  中新網9月25日電 23日,美國及其阿拉伯盟友開始對在敘利亞境內的極端組織展開軍事打擊,這是美國首次空襲敘利亞境內極端組織。不過,新加坡《聯合早報》25日的社論認為,軍事打擊只能治標,對應之道同樣需要多管齊下,標本兼治。
  文章摘編如下:
  醞釀多時的打擊極端組織軍事行動,於前天清晨開始。美國連同其波斯灣的阿拉伯盟國,對敘利亞境內的極端組織據點發動連串空襲。攻擊行動所動用的武器包括戰鬥轟炸機、戰斧巡航導彈和武裝無人機,規模之大為2003年美國入侵伊拉克以來所僅見,反映了極端組織對美國安全的威脅程度。
  但是同2003年相比,除了美國軍事力量依然舉世無雙,無論是美國民意、國際形勢乃至中東地區的地緣政治,都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2003年的伊拉克戰爭,錶面理由固然是薩達姆政權研製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不利於西方世界,但在意識形態上卻想要通過戰爭在中東地區推廣民主體制的企圖。事實證明,這種無視歷史文化現實的自大,非但治絲益棼(比喻解決問題的方法不對頭),且後患無窮。
  西方學術及輿論界逐漸形成的結論認為,阿拉伯世界的亂局,非關民主化與否,而是阿拉伯-伊斯蘭文化始終沒有進入現代化,併發展出良政善治和建立文化自信。西方自以為是的介入,刺激了阿拉伯世界的民族主義情緒,再結合缺乏宗教改革歷程所形成的伊斯蘭極端主義,遂鑄成通過殘殺異端、砍人頭的反文明政治勢力崛起。
  極端組織至今已經成為“有土有財”的武裝力量,在敘利亞和伊拉克的接連軍事勝利,也對西方世界內不滿現狀的回教徒形成號召,加劇了歐美社會的安全挑戰。
  由於極端組織勢力跨越國境,給美國的軍事打擊平添障礙,顯示了採取軍事手段對付極端組織的難度。此外,美國一再強調並非孤軍作戰,而是得到包括阿拉伯國家支持的聯合行動,不免有此地無銀之嫌。在剋服國際社會對空襲的道義質疑之外,美國軍事指揮部也坦承,由於國內民意還不擁護出動地面部隊,單靠空襲與他國軍隊打擊極端組織,恐怕要好幾年才僅能將其逐出伊拉克。
  當然,民意還是善變的,一旦發生更多美國俘虜被極端組織砍頭的情況,美國民眾或許會支持華盛頓出兵。但是,鑒於美國財政不敷、政黨政治不彰,光是民意支持,恐怕還未必能保證對極端組織的軍事勝利。況且,軍事打擊只能治標,表明威脅西方乃至國際社會的宗教恐怖主義,其結構成分已日趨複雜,猶如多頭怪獸,不易一刀斃命。
  極端組織威脅人類文明的事實自不待言,但它基本上只是病徵,病源恐怕還在於極端伊斯蘭恐怖主義得以興起的錯綜複雜的因素。因此,對應之道同樣需要多管齊下,標本兼治。
  以美國為主的西方社會,必須爭取中國、俄羅斯等大國的外交諒解,以便形成對付極端主義的聯合陣線,也必須協助阿拉伯世界累積善治能力,收拾民心,減低極端思潮的號召力。在利己實用主義盛行的國際政治,這些藥方可能顯得迂腐無力;但極端主義是明顯而立即的危險,文明世界不放下私利和成見,終將淪為得不償失的受害者。  (原標題:外媒:美軍事打擊極端組織只能治標 還需多管齊下)
創作者介紹

台中清潔公司

hy29hyjex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